“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”,从古至今,世人对爱的祝福从未减弱,也从未停止。在没有电子产品的年代,有些古人不仅情商高,智商更是了得,能把成串的中药名编入诗中,向心仪的她(或他)表达爱慕之意,或者向至亲好友表达祝福之情,这样的情诗药香飘飘,怡人悦心,很有治愈能力呢。

相思意已深 还无回乡曲

宋朝陈亚写过一首《生查子‧闺情》曰:
“相思意已深,白纸书难足。字字苦参商,故要槟郎读。
分明记得约当归,远至樱桃熟。何事菊花时?犹未回乡曲。”

全诗以中药的谐音或本名,比如“相思子、意已(薏苡)、白纸(白芷)、苦参、槟榔、当归、远志、菊花、茴香”等这几味中药,细腻地描绘出闺中少妇倾诉相思之苦,苦盼郎君回家的幽怨与长情。读来药香飘飘,深情款款。

离情抑郁 最苦参商

南宋词人辛弃疾作《满庭芳·静夜思》云:
“云母屏开,珍珠帘闭,防风吹散沉香。离情抑郁,金缕织流黄。柏影桂枝交映,从容起,弄水银塘。连翘首,惊过半夏,凉透薄荷裳。一钩藤上月,寻常山夜,梦宿沙场。早已轻粉黛,独活空房。欲续断弦未得,乌头白,最苦参商。当归也!茱萸熟,地老菊花黄。”

全词采用了云母、珍珠、防风、沉香、郁金、硫黄、柏叶、桂枝、苁蓉、半夏、 薄荷、钩藤、常山、独活、乌头、苦参、当归、茱萸、熟地、菊花等24味中药名。辛弃疾既有豪气冲天的一面,也有剪不断的儿女情长。他对月思乡,想念妻子,以一连串的中药名契合满腔的思妻之情,浑然一体,自然天成。

莫把情书当破纸 白芷写不尽离情

明朝冯梦龙也曾以中药名写过一封情书,读来颇为诙谐:
“你说我负了心,无凭枳实,激得我蹬穿了地骨皮,愿对威灵仙发下盟誓。细辛将奴想,厚朴你自知 ,莫把我情书也当破故纸。想人参最是离别恨,只为甘草口甜甜地哄到如今,黄连心苦苦嚅为伊耽闷,白芷儿写不尽离情字,嘱咐使君子,切莫做负恩人。你果是半夏当归也,我情愿对着天南星彻夜地等。”

这封情书采用的中药名极巧,虽然药性不同,寒热有别,放在一起没有违和,反而贴切地表达作者的心声。情书所用中药,包括枳实、地骨皮(枸杞皮)、威灵仙、细辛、厚朴、破故纸(补骨脂)、人参、甘草、黄连、白芷、使君子、半夏、当归、天南星等14种,淋漓尽致倾吐昔日立下的山盟海誓,对爱的无限眷恋。

如果对方能够回来,他愿意对着天南星彻夜等待,那份真心可待。然而,虽然情已到深处,那个最爱的她还是不见了踪影,或许缘分太浅,以致音信杳无,只留下一场幽梦,千古情人独自痴情。